楚科奇人传统婚姻观念

楚科奇人传统观念认为婚姻是“强制性的”,单身者必遭部落成员耻笑。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鹿皮屋,外人不准进入内帐。孤独的牧人或其他部落来的妇女往往在寒风中露天过夜,熟识者才可能被邀请进入外帐(也叫冷帐)。

楚科奇人的妻子不仅是床伴,更是生活助手。她必须协助丈夫喂养驯鹿、长途迁移后迅速搭建鹿皮屋,并且每天敲落冻结在内帐的薄冰。

苏联民族学家弗拉基米尔·博格拉兹在其著作《楚科奇人》中指出,楚科奇男子除非患生理缺陷,否则必须娶妻。其他一切理由都不是单身的借口,因为生养后代是部族延续的保障。家里必须有人缝衣服、带孩子、敲内帐。

冻原地区条件艰苦,单身女人(寡妇或离婚者)无力独自生存。即便她被允许待在某个部落内,也只能仰赖施舍果腹。寒冷的冻土不讲究人道主义,所以单身女人为免饿死,总会想尽办法找个丈夫。

严峻的生活环境造成了与别处不同的审美标准:女人以强壮、坚韧、长期耐劳为美,最重要的是保持健康,因为楚科奇人传统没有“助产”的概念。楚科奇女人分娩时进入一顶小帐篷,自己努力把婴儿生下来,或者难产死在里面,无人帮她。

由于楚科奇人是所谓“异教徒”,自然不看重“童贞”。他们管少女叫“未使用过的女人”,管没丈夫的女人(离婚或丧偶)叫“独居妇”。

楚科奇人热爱性交,对此毫不隐讳,毕竟极夜漫漫,还能做什么有趣的事情?尽管如此,弗拉基米尔·博格拉兹仍认为楚科奇人在性观念方面比半岛其他居民更“纯洁”。他援引资料说,20世纪初楚科奇半岛俄罗斯人及俄罗斯化土著民族当中,婚前处女寥若晨星。“淫荡”现象十分普遍,女孩13岁就有了性生活。

楚科奇少女成熟较晚,而且民族学家指出楚科奇少女相对拘谨和自负。另外一种观点认为,与未到一定年龄的少女性交是有罪的。楚科奇少女通常回避陌生人,但很多人都有情郎,甚至生下子女。楚科奇人称呼这种关系为“秘密之爱”,不歧视非婚生子女,某些父母还会把全部牲畜遗赠给女儿的头生子。

可惜性行为并非总是基于两情相悦。有时候楚科奇男子会陷入疯狂状态,变成所谓“害人萨满”,试图强奸游牧营地全体女性,老妇亦不放过。另外,如果少女拒绝男子求爱,也可能发生强奸。楚科奇人对于外族女性尤其俄罗斯女性有着异乎寻常的“钟情”。博格拉兹表示,他从没见过强奸不受刑罚的案例。

与堪察加人或科里亚克人不同,楚科奇丈夫对通奸行为看得比较淡。他可能会恼怒,然后跑去睡奸夫的老婆,以此“报复”对方,甚至由此建立新的肉体关系,将来或许发展成群婚。

楚科奇人正式的婚姻大概有如下几种形式:亲属通婚,多为中表之亲,但也有叔伯娶侄女的,亲兄弟姐妹甚至父女秘密同居的现象亦存在。亲属通婚往往在孩子年幼时缔结,从小培养感情,以便长大习惯彼此。另一种做法是娶童养媳,甚至有指腹为婚、预先谈妥的。

婚姻中夫妻双方年龄差距可以很大。比如奥洛伊村某位父亲替五岁儿子娶回二十岁妻子,为此将十二岁女儿嫁给某三十岁男人。此例实际是两个成年男人的再婚行为,但与邪淫无关,因为家庭生存需要劳动力。

而当楚科奇男子真心实意追求爱恋的少女,他可能面临从敌对部落偷出情人或经受一系列考验的窘境。

最常见的婚姻形式应该说是预备婚(或试婚),即年轻小伙到未婚妻家帮准岳父干几年活。当他在未婚妻家生活期间,共住一顶鹿皮屋,频繁跟少女发生肉体关系,最后才把她领回自己的鹿皮屋。

预备婚开始三个月后少女的父亲有权拒绝准女婿,那么这位青年的劳作统统白费,甚至讨口饭吃都不行。试婚失败是巨大的耻辱,一旦被准岳父拒绝,半辈子抬不起头来。

故而楚科奇青年在把女孩“哄到手”之后,会想法设法成为她事实上的丈夫,然后怀着喜悦心情把妻子从娘家部落领回自己鹿皮屋。这种情况一般出现在岳父家试婚半年到一年后,而且没有任何“初夜问题”,因为新媳妇大概已经怀孕了。

原文: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翻译:散栎儿@厌然闲居

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

评论已关闭。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