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俄罗斯人婚姻生活观念

淫乱有之,鞭挞有之,男子娶妻不过三次……本文将为您列举所谓“中世纪”时期,古俄罗斯农民阶层怎样过自己的婚姻生活。

不娶瘦妻

古代俄罗斯人认为营养不良的女子毫无价值:万一怀不上孕或生不下孩子咋办?身体消瘦被视为病态,娶个“有病”的婆娘回家才叫有病呢,不划算。而且娘家人既没把她喂胖,恐怕有啥问题吧。

面上有痣,眼中无爱……

今人脸颊长痣可以叫美人痣,古代女性却觉得这就嫁不出去了(以及带有其它身体特征:胎记、割伤痕、碰伤痕等,更别提重大残疾)。鼻炎、嘶哑也可能有碍媒人(或潜在的婆家人)观感,所以在他们到来前,女孩子必须有所准备。

曾经健康,后来糟了

然而矛盾的是,原本健康的新娘也会“变糟”。举个罗曼诺夫皇室的例子:当米哈伊尔·费奥多罗维奇相中可怜的女贵族玛丽亚·霍洛波娃为妻时,此女忽然发病:“持续呕吐,腹内如翻江倒海”。于是婚事告吹,玛丽亚被亲戚们流放到托博尔斯克。其实,她这场“病”完全要归功于未婚夫的母亲(人称“马尔法修女”的克谢尼娅·伊万诺夫娜),后者悄悄塞给她一块带变质奶油的甜食。

打扮漂亮再出门

如果说少女不准独自离开父母家,那么已婚妇女未经丈夫许可同样无权擅自外出,即便上教堂也不行。但只要她们走到户外,肯定少不了一番涂脂抹粉——“虽然是如此的粗糙和扎眼,就好像一捧面粉拍在脸上,一刷子红漆擦在唇上”。

贵族妇女使用密闭的轿式马车出行,车厢覆盖红色塔夫绸,“肃然端坐,庄严如女神”。拉车的马用狐狸尾巴装饰,仆人跟着一路小跑。

鞭妻勿使人知

十六世纪汇编各种家训守则的《治家格言》一书对某些习惯做法提出了限制。它建议打老婆“不要当着外人面,只可限于夫妻间”、“礼貌挥鞭、手手相牵”。而且,书中还收录了各种“人性化”的呼吁:“眼睛不许打,心口不准捣,靴踢、手杖俱不可,铁器、木器最严禁”。因为:“如此打妻增愁烦,箴言谚语自古传,耳聋眼瞎脚脱臼,头痛牙落手指断,惩戒孕妇尤须缓,勿伤腹内小性命”。所以外国人会惊诧:“俄罗斯女人将频繁的殴打和鞭挞视为一种真挚的爱,如果不挨打,意味着丈夫厌恶自己”。

睡其他女人属于淫乱,不算通奸

如果已婚男子与其他女子春宵一度,这不算通奸,只是淫乱行为而已。男子通奸指的是与其他女子长期维持性关系,或包养情妇。

已婚女子有淫乱行为者要受鞭打,送修道院反省若干天,吃面包清水。之后,丈夫会因为她耽误了这几天的家务再打她一顿。不过,若丈夫选择不追究妻子淫乱,他本人就要受惩处。

美酒香吻飨高朋

尊贵的客人享用完宴席,另有餐后甜点供应。为表示对他特别的敬意和喜爱,女主人盛装打扮款款走来,亲手奉上一杯伏特加。1643年,荷尔斯泰因大使亚当·欧列利造访列夫·什利亚霍夫斯基伯爵,他如此描述这种礼节:“伯爵夫人向我走来,她面容十分秀美……身后仆人捧着一瓶伏特加和酒杯。她首先向夫君垂首致意,并亲吻他。然后吩咐倒酒,轻抿一口,送至我面前,如是三次。之后伯爵希望我亲吻她,而我着实不习惯此等殊荣,只敢亲吻夫人手背。不过他的意思显然是希望我嘴对嘴。所以,我基于对这位高级贵族的深深敬意,必须接受这种符合他们习俗的礼遇。”

↑文图无关↓

扒灰不是罪

“似乎除俄罗斯之外,任何地方都不存在这种情况:公公与儿媳私通几乎被视为家常便饭,甚至特意起个名字叫——扒灰(снохачество)!”——弗拉基米尔·纳博科夫。(儿按:想必他没读过《红楼梦》吧)

这种公公和儿媳发生性行为的现象,在古代俄罗斯农村十分常见。儿子长年在外当兵或打工无疑是助长其蔓延发展的主要原因。年富力强的公公怂恿或胁迫儿媳与自己同床共枕几乎总能成功。旁人也不会对此有所谴责,通常他们理解地表示:“他喜欢儿媳妇。他跟她像夫妻一样生活,这是爱的体现。”

过够了就出家

倘若婚姻关系难以维系,夫妻之间永无宁日,其中一方可以进修道院。如果丈夫选择出家,妻子另嫁,那么丈夫可以担任神职人员,即便他以前是个酿酒匠也无妨。如果因为妻子不生育,被送进修道院,则丈夫有权在六个星期后再娶。

根据十八世纪《雅罗斯拉夫大公律例》的规定,出现以下情况可以休妻:偷汉私通,且有见证;未经许可与外人交往;意图谋害丈夫生命,或知情隐匿不报。反之,如果丈夫“诋毁污蔑她失节不忠,却无证据”,妻子可以提起离婚。丈夫长期离家不归甚至音信全无者,也构成离婚理由。

结婚四次犯天条

圣额我略·纳齐安曾言:“结婚一次合情合法,结婚两次是人类可饶恕的弱点,三次等同作奸犯科,四次者无诚背信,活得像猪”。话虽如此,鳏夫和离婚另娶的,再三再四皆有之。教会尽管谴责第三次婚姻,但总归承认这样比活在罪孽中好一些(译注:可能指非婚性行为)。至于四婚,坚决视为非法,立即解除,主持结婚仪式的神甫即便不知情也要剥夺职衔。

欲行交媾,帘遮圣像

履行夫妻义务虽然合法,但人们仍然觉得虔诚些好。两口子上床办事儿前,应当摘下贴身的十字架。若房间内悬挂圣像圣容,应当仔细遮盖之。而且当日最好别去教堂,如果确有不可推迟之事由,必须彻底洗浴,另换洁净衣衫前往。

寡妇当家

死了男人且不再改嫁的女子,自动获得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被剥夺的一切权力。她有权处置财产,成为家中不折不扣的女主人。只要行的正做的端,这位寡妇将获得社会尊重。

原文: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翻译:散栎儿@厌然闲居
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

评论已关闭。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博主赞过: